[2014]

社會改革如何能消弭抗議人士的不滿?

        支持「佔領」的人士須認識到︰政制改革對於社會和經濟問題—他們不滿情緒的主要成因—並無必然的幫助。全球化這經濟趨勢,不斷拉大已發展經濟內的個人收入差距。雪上加霜的是香港地少人多,令樓價高企。不論是陳舊的不干預主義還是傳統的民粹型慷慨,都解決不了這些問題。

社會應該,也有能力作出充份的補救︰三個現有制度—綜合社會保障援助、資助房屋與最低工資—應重塑為一個完備的收入補貼機制,以保障社會上起碼的生活水平。此保障水平包含了以市價計算的住屋水平;因此,補貼將讓全民都買得起樓。

保障生活水平可量化為全港住戶中位收入的某個百分比。適用於個別住戶的水平視乎該住戶成員的人數、年齡、殘疾情況、工資收入等。改革將主要提高低收入在職家庭及長者的生活水準。制度同時能鼓勵人上進;例如可以︰住戶的工資收入每增加100元,只減少其補貼40元,即住戶的保障生活水平上升了60元。

補貼額即住戶本身收入低於其保障生活水平的不足之數。由於每戶的補貼恰恰等如其不敷之需,以補貼取代公營房屋將節省公帑;加上政府不用建屋,卻增加售地,同時現存的公屋單位將以市值出租及出售,因此改革雖然向最有需要者增加補貼,但反而衍生可觀的財政盈餘

「佔領」顯示上述改革已有迫切的需要。日後,政府還須致力於經濟癹展,以改善年青人的前途。不過,比起政治和社會方案,經濟方案或更困難和不確定。
 

公共財政 [2008] | 社會保障 [2008] | 房屋 [2012] | 海港環境 [2008]
| 經濟競爭力
[2003] | 醫療融資 [2008] | 選舉機制 [2010]